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藉著酒醉上同學
藉著酒醉上同學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、亚洲情情爱爱色色看,天堂2017在线线观看,偷拍自怕亚洲视频在线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星期五晚上,我洗完澡躺在床上,隔壁姐不知道跑哪去了,本想叫她一起過來看電視,順便欣賞她的巨乳長腿,突然電話響了。

「喂!」「小良,你姐跟妹醉倒在我這了,我要關門了。」

是姐的同學,小甜,她在隔壁巷的咖啡廳打工,周五生意不好,晚上都只留她一人,10點關店。

穿好衣服,我立即出發到她的咖啡廳,門口已掛上close的牌子,轉開門進去,她們在靠吧台的桌子,涵妹已經睡趴在桌上,小竹看到我,立即說:「良弟弟,調酒好好喝喔!」我看著小甜,微微皺眉。

她由我身旁經過,鎖上了門。

「你這禮拜都沒跟小竹說話?先來幫我收拾。」

小甜將她們桌上的杯子收走,獨留小竹手上的半杯調酒,我接過一半空杯,跟小甜進了廚房。

放下杯子後,我伸手由後方脫下小甜的內褲,同時將自己的褲子及內褲褪到膝蓋,雙手按著小甜32C奶子,下體頂著她赤裸的股間。

上周五的情況似乎又重現,那時也是都走光了,小竹回家,小涵留在宿舍唸書,我自告奮勇來幫小甜關店,收拾完外面後,進到廚房。

發現小甜蹲在地上擦地,想到門已上鎖,孤男寡女。

忍不住將她露出女僕裙的內褲脫下,直接插入。

家境優渥的她,沒想到有人敢這麼對她,還要我用力一點,快一點。

她家女保鏢快來了。

在她家女保鏢按門鈴時,我已讓小甜衝上雲霄3次,內射她體內一次。

小甜轉過身,帶我進到老闆娘休息的房間,將胸前拉鍊拉到最下,取出2個胸貼。

我推上她的大腿,開始啪啦啪啦。

「喔!喔!喔!」陰道短淺又敏感的她,迅速高潮了。

我吻了小甜在她耳後說了兩句,拔槍穿褲走出房門。

回到小竹桌旁,她已將調酒喝完,我背起小涵,將小竹的手擱在肩膀,一手托著小涵翹臀,一手扶著小竹腰間,將兩人帶回我的房間。

我的房間是邊間,約是小竹姐房間的兩倍,送小涵上床後,我癱軟在組合地毯上,誰說撿屍容易的,一小段路,我就上衣都被汗浸濕。

到不是她們有多重,而是背著一個E奶,抱著個G奶。

而且又都長得不錯,誰受得了。

隨手開了冷氣,啟動的聲音讓靠在地毯上矮桌上睡覺的小竹醒了。

她靠過來,用手戳戳我的臉,「姐不對拉,小良弟弟不要生氣」,我裝作生氣閉上眼說:「怎麼能不氣,就跟你說那個黃上是個色狼,妳不信就算了,還跟他去看電影,被摸了活該」我將藏在心裡一個禮拜的話全都說了。

她沈默了一會,說:「他怎麼也是你同學,我也拒絕很多次,想說答應一次,又是看科幻片。

誰知道……」我一股氣上來,「誰知道他會摸妳的奶,妳還不抵抗,要不是我把妳拉走」我說不下去,因為一滴滴眼淚落在我的臉上。

「對不起」「對不起」小竹邊說,邊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。

「也讓你摸,原諒我嗎!」機會,硬忍揉下去的衝動,我將手抽離。

「讓我親一下就原諒妳。」

平常,雖然跟這個小我快一歲的巨乳美女玩姐弟的遊戲,但也就是正常姐弟,沒有越矩的動作,拉拉手都很少。

看我專注看她的眼神,小竹一下臉紅了,她閉上眼睛嘟起嘴,說:「好啦!就這一次。」

「誰說我要親嘴了!」「呃!」在小竹遲疑之際,我的頭鑽進她的及膝裙底,雙手將她內褲脫下,嘴吻上她的陰唇。

「喔!喔!喔!不可以親那裡,乾妹在旁邊呢!我探出頭說:「妹,她睡死了,不會發現的,我還沒親完。

再次回到裙底,小竹想要夾上大腿抵抗,我伸出舌頭突破黑森林及陰唇,在陰核上微微一舔。

小竹全身顫抖陰唇流出黏稠愛液。

我像隻貪吃蜂蜜的小熊,在她下體細細品嚐。

小竹大腿很快軟了下來,第三次顫抖流水時,我再她的裙內脫了自己全身衣物。

見我脫光,小竹急了說:「我那麼胖,你怎會喜歡我。」

168的小竹,上圍是驚人的36G,相對的手臂跟大腿,都相較一般女生粗,但也只是相對粗一點。

比起纖細的乾妹小涵當然嫌胖但也只是5_60公斤,她的腰圍可也只有23吋,小腿也很纖細。

「妳怎知道,我不喜歡妳。」

我將她裙子上拉鍊拉開,將裙子脫去。

小竹伸手要搶回她的裙子,我抓住她的手按在勃起陽具上,2_67公分長,寬度也接近一個小雞蛋。

小竹抓著陽具,瞬間石化了。

我愛妳,推倒小竹。

吻上她的嘴,先前最多也就是虛假的飛吻。

這次實實在在的親了,兩人四唇交纏後,將頭靠在她的耳邊,「我想看看妳美麗的胸部」龜頭同時在她陰戶口輕扣。

「喔!喔!……」小竹自己將上衣及奶罩脫下。

真的好大,相較她的小瓜子臉,這兩顆比她頭都還大,上面淡淺褐色乳頭在我注視下立起,「好害羞別看!」她交叉雙手擋住乳頭,卻擋不住剩下的白皙胸部。

我趴到小竹身上,兩手拿開她的雙手十指緊扣的,壓在小竹小臉兩側。

我由搬來第一天就一直笑想得巨乳,終於到手了。

我邊讓舌頭舔過乳頭,邊說:「從第一天認識妳,就一直想見見她們的真貌,姐謝謝妳。」

鬆開小竹的雙手,我手舌並用的攻擊面前兩座白皙小山。

「哦!良弟弟,好奇怪,好奇怪,哦!哦!哦!」小竹妹妹湧出大量淫水。

舔弄了5分鐘,我抬起頭,右手扶著龜頭,貼在小竹小穴口。

小竹瞬間明白我的意思,伸手接過龜頭讓它沈入小穴,好暖,好緊。

在小竹抽手後,我立即大力向前捅,感覺那層膜被我撐大,隨即被我捅穿。

「好痛,好痛,好痛哦!」小竹用力想把我推開,都插進去了,哪有可能讓她推走。

雙手托起乳房,溫柔搓揉,乳頭更是用舌尖嘴唇重點照顧,吸,舔,含,咬,磨。

輪番上陣。

「哼,哼,哼…」她的反抗,很快變成無邊呻吟。

「小良,哦!哦!哦!」我對她用上了九淺一深的高超技巧,小竹很快被舒服的感覺完全擊潰了。

我也放慢抽插的速度,再次將重心放在她柔彈巨乳上。

我的拇指輕揉著雙乳,牙齒輕咬白嫩乳房。

「哦!對!對!對!那裡,舒服,舒服。」

乳房果然是她的敏感區,十指聯彈,G奶在我雙手下不斷變形。

「妳知道嗎?第一天見到妳,我就喜歡妳了。」

幫妳搬家具時,看到妳跳動的胸部,我都勃起了。」

「每次載妳去火車站坐車,都能感覺妳的奶子,隨著路面的起伏,碰撞我的背後。」

「唔!求求你不要再說了,哦!哦哦!」小竹不停顫抖,猛然的抓住我的頭髮,陰道將陽具緊緊鎖住。

身體幾經抽慉後,終於平靜下來。

我緩緩想抽出陽具,她雙腿夾住,「等一下,等一下嗎!」我靜靜趴在她身上,沒兩下聽到她的呼聲。

我笑笑起身,將她擦拭乾淨,到她房間,拿了她的衣物給她換上。

回她房間後,我特意留了一個小縫如果小竹起來要找我,可以立刻聽到。

蓋上有小竹身體香味的毛毯,我也睡去了。

感覺只睡了一會,有人在搖我的手臂。

「哥哥,哥哥」因為跟小竹跨過那條線,我抓住她的手,將她拉倒到床上,手掌也覆蓋上她的巨乳。

「好孩子,來陪睡了嗎?」我按在她胸部的手,突然一震,卡其服!是涵!我立刻鬆了手,坐起身來。

「抱歉!我剛剛做夢」小涵小臉一紅,小小聲說:沒關係。

看看時鐘,快12點了。

「怎麼了嗎?」「哥哥,我身上都是酒臭,想洗澡但大半夜的,我怕。

可以陪我嗎?」我注意到地上有個臉盆,上面蓋著一條毛巾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!」我起身跟她出了房門,先將走廊的門鎖上,醫護技術學院的美眉都回家了,應該不會有人能開了。

我走到走廊底的浴室,看見小涵正在解卡其服的鈕。

「對不起!」浴室門是內推的,除非叫小涵移開,否則我無法關門。

我轉頭要走,「哥,等等,你轉過頭別看就好,不要離開我的視線。」

想到她平日的膽小,我沒離開。

蓮蓬頭的水聲響起 伴著沐浴乳的香味。

想到剛剛小涵卡其裙下,纖細白皙美腿,跟卡其服下深深乳溝,我忍不住回頭。

小涵背對著我洗澡,即腰的長髮被浴帽收藏。

完美潔白的美背與翹臀,身體晃動時忽隱忽現的胸部,修長美腿,我貪婪的想把她們清楚印在腦海中,不自覺又向前一步。

直到小涵伸手關上水,我才迅速轉身,假裝滑手機,不爭氣的下體,已是硬的發痛。

小涵輕拍我,「哥哥,好了,謝謝你」她身上的香氣,讓我想離開回小竹房,看片打手槍。

「哥哥,明天就是我們的生日了,我不好意思在眾人面前送你,可以先給你嗎?東西在床上包包裡」。

「當然沒問題,要給妳的我也放在床頭。」

小涵拉著我的手,走回我的房間。

她是要迷死誰,白色細肩帶露出深深乳溝,鮮紅色奶罩由內透出,腰間繫上白色薄長袖,底下不知是紅色短褲還是內褲。

小心避開躺在床下蓋著毛毯的小竹,我跟小涵來到床上,她跪坐在床上,分開的大腿讓我看見,是紅內褲!我轉頭到床頭拿起一個小紙盒,聽到她說:好熱哦!我一回頭,靠!她居然將細肩帶跟長袖脫下,丟在地上,我急忙拿起薄毯,要給她蓋上,她嘻笑躲開,說:「哥,這是我新買的泳衣,不是內衣褲啦!好看嗎?她站起在床上轉了一圈,這比基尼吧!上半由4條線綁在後頸,泳褲是兩邊綁帶的。

我看呆了,小涵伸出小手到我面前,「盒子裡是我的禮物吧!」我急忙回神,打開紙盒。

「這是上次我們逛街,妳看到很喜歡的小金鏈,妳要老闆先留下,等妳打工費,哥哥先買給妳。」

小涵眼眶一紅,「哥哥,幫我帶上吧!」她轉過身去,我的手不停顫抖,好不容易幫她帶上。

心想著:「不行了,我要獸化了」剛碰到她後頸柔嫩肌膚,我幾乎要趁機,解開她的比基尼。

「好漂亮喔!謝謝哥,現在輪到我送你禮物了。」

她下床到了背包旁邊,伸手往自己的後頸跟大腿兩側一撥,比基尼應聲而落。

粉紅色如堅果大小的乳頭,下體濃密黑森林 。

我看呆了,甜美的小涵趨身上床,將我的褲子脫下,彈出的陽具在她渾圓的32E上,彈了一下。

「小竹姐能給你的,我也可以,不會爭風吃醋,只要你能愛我。」

我像隻餓急的大老虎,將小涵撲倒在床上,青春的肉體,我張口含著她右邊的乳房,陽具在她下體輕捅。

「喔!哥,在這呢!」小涵纖細手指,托起陽具往她嫩穴送。

感覺到肉壁的溫暖,腰間用力整個插了進去。

「好痛!」小涵臉色蒼白。

我也呆了,剛剛清楚感覺穿過一道膜。

這下乾妹妹,真的變成幹處女妹妹。

「哥,沒關係,不痛了,我想你舒服,像你幹竹姐一樣,幹我」。

「妳都看到了!」我驚訝的看著小涵。

「我沒喝醉啊!整杯被我吐在咖啡廳的洗手台。」

「你背我時是不是故意,捏我的臀部跟那裡!」「對不起!」「哥哥!那樣我很喜歡!」小涵白嫩臉頰頓時紅了。

真是太可愛了,我一淺一深交替的抽動。

「噢!噢!噢!好爽!好爽!」小涵併攏雙腿,好讓我的大腿將她們加緊,藉著大腿跟腰部力量,讓陽根快速移動。

雙手也攀上小涵32E白皙美乳,配合抽動頻率揉捏,口舌也點點落在她的頸臉。

「哥!哥,哥!要來了,要來了。」

小涵雙手掐住我的手臂,陰道一陣緊縮,「哥要給妳了!」幾次淺插後,用力向內頂,陽具在愛液滋潤下,穿過緊縮陰道,突破花心。

「全都射給妳!」突破花心的馬眼,射出大量濃稠精液,小涵也瞬間劇烈顫抖。

在連結狀態下,我抱著小涵轉身,跟她互換位子,讓她趴在我的身上,第一次被開苞就內射的她,在顫抖狀態中,維持了近1分鐘。

停下顫抖的小涵跟我靜靜的抱在一起,我一手摸著她的秀髮,一手揉捏她的翹臀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「8點了,太陽曬屁股了」一個甜美的小嘴親吻我的臉龐,我睜開眼,是甜美的小涵。

她站在床邊,彎下腰胸貼在我的胸膛。

「早安,一手抱著她,一手揉捏她的E奶。

「哦!哦!哦!哥哥好色」咦!不對,陽具上被舔的感覺是?我將小涵推起,目光與趴在床上舔我陽具的小竹,四目相對。

她用力舔了一下,說:「不好吃!」臉紅紅的起身,我跟著起身,將小涵轉拋在床。

「別走,等等換你」小竹看到我如餓狼的眼神,轉身就要逃跑,一個箭步將她壁咚,小竹芭蕾學了好多年,一想到這,我抬起她的右大腿到肩上。

「小弟,你幹嘛呀!」,「當然是幹妳呀!」陽具上頂進入小竹的陰道。

「喔!喔!這樣好奇怪,好奇怪哦!哦!哦!」小竹兩個小拳頭,敲擊我的胸膛,我卻越幹越猛,實在是因為她胸前兩顆足球大的G奶,晃動的樣子太美了。

「小弟,慢的,噢!慢點,好熱,好熱」高速抽動下,我們兩個身上都飆出汗水,而她的陰道更是氾濫成災。

「啊!啊!啊!」「叫哥哥,哥哥就讓妳爽到失神!」小竹立刻改口:「噢!哥哥,哥哥,妹妹不行了,不行了」喊完哥哥的小竹,嬌軀抖動,癱軟下來。

我抽出仍勃起的陽具,小竹無力的捶了我兩下:「大色狼,我要去洗澡了。」

她由我的衣櫃抽了一條大毛巾裹身後,逃了出去。

我轉頭看著床上看傻的小涵,她見我轉身,小聲的說:「溫柔一點,那樣子,我怕!」真是太可愛了,我跳上床將她抱著,說看不到就不怕了。

此時,床頭手機響起,是小甜。

她今天要開家裡的露營車來,但因為是約10點,我決定不理她。

要小涵跪趴在床上,將她的美臀微微翹高,我則跪在她的後方,「要開始了。」

「嗯!」小涵稍稍分開她的大腿,露出粉紅嫩鮑。

巨砲由斜下緩緩向上刺,剛看我們表演的小涵,陰道已是滿滿淫水。

「喔!」我們同時發出舒服的聲音。

爽!又滑又緊的陰道,我慢慢推進到底,戳進花心後再緩緩拉出。

「嗯!嗯!嗯!嗯!哼!哼!哼!」喜歡溫柔對待的小涵,很快進入狀況,她雙手緊抓枕頭,口中輕聲淫叫,臀部微微前後搖動。

「沒關係的!走廊我鎖上了,樓上也都回家了,我喜歡聽你舒服的聲音。」

小涵回頭對我一笑,臀部動作加大,「啊!啊!9呀!舒服,舒服,還要,還要」我配合她的節奏,進去出來,進去出來,雙手也沒閒著,愛撫著她白皙美背。

雖然,期間小甜又打了2通,但我們已無暇接電話,當身後的門被輕輕打開時,我們已經快要一起高潮。

小涵沒發現有人進來,但我發現了,深沈的鼻息,小竹應該看很久了,在即將射出的瞬間,我左手揮出,將身後女生摟到身邊,對著她的嘴親了下去。

啊!苡瑄。

我大喊出這個被我吻了的女孩名子,小涵也回頭驚呼:「小妹!」陰道一陣強烈緊縮,原本就是瀕臨極限的我,精液噴射而出,小涵更是不堪,身體狂顫的高潮。

門再次打開,是小竹,她也驚呆了幾秒。

迅速丟了兩條毛巾給我,跟小涵。

小竹問:瑄,妳怎麼這麼早就來了!苡瑄低著頭說:甜姐一早打給我,說:她爸媽回來了,要去接機。

要邱姐送車來,順便先接我過來,路上她打給我說,良哥哥可能睡死了,都沒接她電話。

我就直接進來了。

我插話說:不對啊!就算有人幫妳開大門,走廊的門妳怎麼開的。

苡瑄低著頭,拿出口袋的一串鑰匙及磁卡,姐給我的。

我看向小涵,一旁的小竹說:是我給小涵兩副,要她們有空多來我房間玩,我去找邱姐。

說完她立即奪門而出。

留下我們尷尬的三人,我對苡瑄說:妳先去門口等一下好嗎?我跟妳姐先穿個衣服。

苡瑄突然將我抱著,良哥哥,我也想試試看好嗎?16歲的苡瑄,平時就愛穿大人裝,165的她今天穿的就是白色短袖襯衫,搭配黑色短裙跟黑色絲襪,除了臉龐較為稚嫩,根本就是一個標準正妹OL。

剛射出的陽具,被她一抱又勃起了。

一直沒出聲的小涵,靠過來把我們抱著,說:姐幫良哥哥答應了。

她伸手輕捏我勃起陽具,又說:這個太厲害,我跟妳竹姐,受不了,麻煩妳了。

20分鐘後,我躺在露營車的浴缸裡,小竹跟小涵說要給苡瑄一個完美第一次,一定要我洗乾淨,5分鐘前我就洗好了,只是一直跨不出去,苡瑄很可愛,可才16啊!正當我糾結時,門被打開了。

「良哥哥,你洗好了嗎?」她拿起架上的毛巾。

我只好跨出浴室,苡瑄像個新婚妻子,仔細幫我擦乾身體。

她還是原來裝扮,我也不好下手。

全擦乾後,她幫我包上毛巾。

說:姐姐們都去駕駛倉了,竹姐說,你喜歡脫女生的衣服,要我不要……」後面已經細到聽不見。

苡瑄也是個漂亮女孩,平常雖然跟著姐姐來玩,但大多時候都是文文靜靜的。

我輕撫她的頭髮,沒有立刻惡虎撲羊。

「良哥哥,我喜歡你很久了,從姐姐認識你後,就一直說你的好,跟你們出去後,我發現我也喜歡你了,可我不像竹姐又高,身材又好,也不像姐姐白皙可愛。

她抖大眼淚流下。

所以這才是她每次都要裝成熟的理由。

想跟姐姐們不同。

我將她輕輕擁在懷裡,苡瑄小聲的說:「剛剛我的初吻太快了,能……」我的唇封上她的嘴,鼻子聞到的是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。

由淺淺的碰觸,我一手輕按她的後腦,一手環抱她,慢慢加深力道,慢慢舌頭伸出,往她口腔送。

苡瑄完全沒有反抗,最後甚至輕輕吸允。

兩人就這樣吻了5分鐘,我慢慢帶著苡瑄坐到雙人床上。

兩人嘴分開時,空中還有一條細絲。

在移動過程中,我的浴巾早就掉了,而苡瑄這時才親眼見到它,全盛時期的姿態,苡瑄害羞的閉上眼。

我也不急著吃下她的處女豬,拿起手機將她在床上嬌羞姿態拍下。

聽到快門的聲音,她張眼作勢要搶奪,我轉動腰身,陽具跟她手掌親密接觸。

苡瑄嚇得收手,我則靠了過去雙手深入黑色窄短裙下,抓住黑絲上緣,苡瑄黑絲是透的,可以清楚看見她白嫩美腿,我由上慢慢下捲,嘴也一路由大腿吻到腳板。

「喔!喔!喔!不要那髒,」除了言語的抵抗,苡瑄已癱軟躺在床上。

我沒有除去另一邊黑絲,雙手再次進到短裙裡抓的是苡瑄的絲質白色內褲,中間的部分已然濕透。

「不要,哥哥,我怕!」我將頭放進苡瑄裙底,對著中心來回舔了數下。

「哦!哦!哦!」苡瑄顫抖的迎來一次小高潮。

「現在不怕了吧!」我的手輕柔她的大腿之間,舌頭越過白襯衫鈕扣縫隙,輕舔苡瑄肚臍。

「噢!噢!哥,……」苡瑄呼吸急促,隔著裙子壓著我的玉手鬆開。

我輕易取下她裙下的內褲。

「我想留個紀念,能請妳脫下裙子,讓我拍妳的處女膜嗎?」苡瑄臉蛋燒紅,微微點點頭慢慢拉開側邊的拉鍊,配合我的拍攝,緩緩將短黑裙脫下。

在我渴望的眼神下,苡瑄慢慢將大腿開成M型,右手食指拇指,撐開無毛的嫩穴。

完美的處女膜清晰可見,隨著我的拍攝,她的妙穴,再次流出淫水。

我將手機放在床上,低頭親吻苡瑄。

「謝謝妳,妳的腿穴真的很美。」

苡瑄抬頭深情看著我說:「哥哥喜歡真是太好了」我笑笑說:「我現在要看遍妳的全身」苡瑄將雙手置於身體兩側,又閉上眼睛。

被她緊張的汗水弄得濕透的襯衫,透出藍色的胸罩,加上苡瑄特意挺胸,讓我忍不住又拍了兩張。

放下手機後,我開始解開她的鈕扣,很快苡瑄身上只剩一件前扣藍色奶罩,奶罩下的深溝,雖比不上兩個姐姐,卻也是D級以上實力。

苡瑄突然說:這件我脫。

遮遮掩掩下將奶罩脫下,雙手卻交叉胸前,乳暈跟乳頭都遮上了。

我拿起床上她脫下的奶罩,30D對一個高一妹妹來說,已算不小了。

見我翻看奶罩尺寸,苡瑄低下頭抿嘴說:哥哥,喜歡大奶對嗎?我丟下奶罩,將她抱著,在她飽滿天庭上吻了一口,說:我喜歡的是妳。

將她雙手拉下,對著相對姐姐們略小的乳頭乳暈輕輕舔弄。

「喔!哥,喔!哥,好,好……」,她突然抽身逃到駕駛艙門旁邊。

此時,我發現頭上的攝影機鏡頭往苡瑄方向轉動。

好啊!在看戲。

我裝作不知道,靠近苡瑄,拉著她的小手問,怎麼了?苡瑄說:被你舔後,感覺好奇怪,我想……她又低下頭。

我拉起她絲綢般小手,將陰莖握住,柔嫩小手讓它一下硬了。

「想要它插進去對嗎?」苡瑄害羞的低下頭,耳朵都紅了。

我將她輕輕抱起放到床上,一躺上床苡瑄自動岔開大腿,「小良哥哥,別再逗我了,求你……進來」我由她雙腿間上床,苡瑄立即抓住龜頭輕輕將它放入早已濕透的嫩穴,龜頭探入後,她鬆了手。

我緩緩推進超緊嫩穴,即使有愛液仍是舉步維艱。

苡瑄纖細手指緊緊抓住我的手臂,這才進入一點,處女膜都還沒碰到。

我有點不忍,抬頭卻看見苡瑄堅定且渴望的目光。

我沒有愛撫苡瑄胸部,反而直起上半身,雙手將苡瑄肩膀拉近,看清楚了,我要拿走妳寶貴的處女了。

苡瑄低著頭,直視我們身下結合的位置,我用極慢的速度將陽具推入,苡瑄咬著牙額頭已微微冒汗。

頂到了,我瞬間發力,陽具捅穿苡瑄處女膜。

她忍不住喊聲痛,全身肌肉緊繃。

我停下陽具,苡瑄抬頭對我咧嘴一笑說:「大功告成,親個嘴兒。」

這我的台詞吧!我拿起一邊面紙,幫她擦拭額頭汗水。

她的手指在我胸口繞圈圈,「是不是苡瑄不夠漂亮,哥都幹了進來,怎沒再動呢?」這句話讓我幾乎崩了理智,「小苡瑄不要再誘惑哥」「哥哥,我要你舒服」我埋下頭,吻了她的小嘴後,移到胸部大力吸允,腰間巨砲開始前後運動,緊,熱,滑。

舒服的肉穴,讓我不自覺加速。

「哥,不行了,我要妳,要妳」苡瑄也喘著氣說「哥,哥,苡瑄,給你,都給你,嗯!嗯!嗯……」在苡瑄的呻吟聲中,陽具脹大,子彈上膛。

苡瑄睜大眼,雙腿勾住我的腰。

「給妳了」整根沒入苡瑄妙穴,龜頭突入花心,馬眼睜開,無限精子噴射進去。

啊!苡瑄被衝得大叫,身體癱軟,不住顫抖。

由昨晚一直做愛到剛剛的我,也感覺無比疲憊,仍用最後一絲力量將她抱緊,在苡瑄身上休息了5_6分鐘後,小弟已縮小離開妙穴。

我抱起仍是軟綿綿的苡瑄,說「辛苦了,哥幫妳洗澡。」

她臉紅紅的回了一聲,嗯!這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樣子,讓我又硬了。

進到浴室,苡瑄自己輕趴在浴缸邊緣,說:「哥哥,你還想要,沒關係。

就在我的毒龍再次進到苡瑄妙穴時,浴室門打開,小竹跟小涵全裸著身子,一左一右包夾我跟苡瑄,兩種不同愛液香味,讓我知道在自動車到達目的地前,我可能要被吸乾了。

 

星期五晚上,我洗完澡躺在床上,隔壁姐不知道跑哪去了,本想叫她一起過來看電視,順便欣賞她的巨乳長腿,突然電話響了。

「喂!」「小良,你姐跟妹醉倒在我這了,我要關門了。」

是姐的同學,小甜,她在隔壁巷的咖啡廳打工,周五生意不好,晚上都只留她一人,10點關店。

穿好衣服,我立即出發到她的咖啡廳,門口已掛上close的牌子,轉開門進去,她們在靠吧台的桌子,涵妹已經睡趴在桌上,小竹看到我,立即說:「良弟弟,調酒好好喝喔!」我看著小甜,微微皺眉。

她由我身旁經過,鎖上了門。

「你這禮拜都沒跟小竹說話?先來幫我收拾。」

小甜將她們桌上的杯子收走,獨留小竹手上的半杯調酒,我接過一半空杯,跟小甜進了廚房。

放下杯子後,我伸手由後方脫下小甜的內褲,同時將自己的褲子及內褲褪到膝蓋,雙手按著小甜32C奶子,下體頂著她赤裸的股間。

上周五的情況似乎又重現,那時也是都走光了,小竹回家,小涵留在宿舍唸書,我自告奮勇來幫小甜關店,收拾完外面後,進到廚房。

發現小甜蹲在地上擦地,想到門已上鎖,孤男寡女。

忍不住將她露出女僕裙的內褲脫下,直接插入。

家境優渥的她,沒想到有人敢這麼對她,還要我用力一點,快一點。

她家女保鏢快來了。

在她家女保鏢按門鈴時,我已讓小甜衝上雲霄3次,內射她體內一次。

小甜轉過身,帶我進到老闆娘休息的房間,將胸前拉鍊拉到最下,取出2個胸貼。

我推上她的大腿,開始啪啦啪啦。

「喔!喔!喔!」陰道短淺又敏感的她,迅速高潮了。

我吻了小甜在她耳後說了兩句,拔槍穿褲走出房門。

回到小竹桌旁,她已將調酒喝完,我背起小涵,將小竹的手擱在肩膀,一手托著小涵翹臀,一手扶著小竹腰間,將兩人帶回我的房間。

我的房間是邊間,約是小竹姐房間的兩倍,送小涵上床後,我癱軟在組合地毯上,誰說撿屍容易的,一小段路,我就上衣都被汗浸濕。

到不是她們有多重,而是背著一個E奶,抱著個G奶。

而且又都長得不錯,誰受得了。

隨手開了冷氣,啟動的聲音讓靠在地毯上矮桌上睡覺的小竹醒了。

她靠過來,用手戳戳我的臉,「姐不對拉,小良弟弟不要生氣」,我裝作生氣閉上眼說:「怎麼能不氣,就跟你說那個黃上是個色狼,妳不信就算了,還跟他去看電影,被摸了活該」我將藏在心裡一個禮拜的話全都說了。

她沈默了一會,說:「他怎麼也是你同學,我也拒絕很多次,想說答應一次,又是看科幻片。

誰知道……」我一股氣上來,「誰知道他會摸妳的奶,妳還不抵抗,要不是我把妳拉走」我說不下去,因為一滴滴眼淚落在我的臉上。

「對不起」「對不起」小竹邊說,邊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。

「也讓你摸,原諒我嗎!」機會,硬忍揉下去的衝動,我將手抽離。

「讓我親一下就原諒妳。」

平常,雖然跟這個小我快一歲的巨乳美女玩姐弟的遊戲,但也就是正常姐弟,沒有越矩的動作,拉拉手都很少。

看我專注看她的眼神,小竹一下臉紅了,她閉上眼睛嘟起嘴,說:「好啦!就這一次。」

「誰說我要親嘴了!」「呃!」在小竹遲疑之際,我的頭鑽進她的及膝裙底,雙手將她內褲脫下,嘴吻上她的陰唇。

「喔!喔!喔!不可以親那裡,乾妹在旁邊呢!我探出頭說:「妹,她睡死了,不會發現的,我還沒親完。

再次回到裙底,小竹想要夾上大腿抵抗,我伸出舌頭突破黑森林及陰唇,在陰核上微微一舔。

小竹全身顫抖陰唇流出黏稠愛液。

我像隻貪吃蜂蜜的小熊,在她下體細細品嚐。

小竹大腿很快軟了下來,第三次顫抖流水時,我再她的裙內脫了自己全身衣物。

見我脫光,小竹急了說:「我那麼胖,你怎會喜歡我。」

168的小竹,上圍是驚人的36G,相對的手臂跟大腿,都相較一般女生粗,但也只是相對粗一點。

比起纖細的乾妹小涵當然嫌胖但也只是5_60公斤,她的腰圍可也只有23吋,小腿也很纖細。

「妳怎知道,我不喜歡妳。」

我將她裙子上拉鍊拉開,將裙子脫去。

小竹伸手要搶回她的裙子,我抓住她的手按在勃起陽具上,2_67公分長,寬度也接近一個小雞蛋。

小竹抓著陽具,瞬間石化了。

我愛妳,推倒小竹。

吻上她的嘴,先前最多也就是虛假的飛吻。

這次實實在在的親了,兩人四唇交纏後,將頭靠在她的耳邊,「我想看看妳美麗的胸部」龜頭同時在她陰戶口輕扣。

「喔!喔!……」小竹自己將上衣及奶罩脫下。

真的好大,相較她的小瓜子臉,這兩顆比她頭都還大,上面淡淺褐色乳頭在我注視下立起,「好害羞別看!」她交叉雙手擋住乳頭,卻擋不住剩下的白皙胸部。

我趴到小竹身上,兩手拿開她的雙手十指緊扣的,壓在小竹小臉兩側。

我由搬來第一天就一直笑想得巨乳,終於到手了。

我邊讓舌頭舔過乳頭,邊說:「從第一天認識妳,就一直想見見她們的真貌,姐謝謝妳。」

鬆開小竹的雙手,我手舌並用的攻擊面前兩座白皙小山。

「哦!良弟弟,好奇怪,好奇怪,哦!哦!哦!」小竹妹妹湧出大量淫水。

舔弄了5分鐘,我抬起頭,右手扶著龜頭,貼在小竹小穴口。

小竹瞬間明白我的意思,伸手接過龜頭讓它沈入小穴,好暖,好緊。

在小竹抽手後,我立即大力向前捅,感覺那層膜被我撐大,隨即被我捅穿。

「好痛,好痛,好痛哦!」小竹用力想把我推開,都插進去了,哪有可能讓她推走。

雙手托起乳房,溫柔搓揉,乳頭更是用舌尖嘴唇重點照顧,吸,舔,含,咬,磨。

輪番上陣。

「哼,哼,哼…」她的反抗,很快變成無邊呻吟。

「小良,哦!哦!哦!」我對她用上了九淺一深的高超技巧,小竹很快被舒服的感覺完全擊潰了。

我也放慢抽插的速度,再次將重心放在她柔彈巨乳上。

我的拇指輕揉著雙乳,牙齒輕咬白嫩乳房。

「哦!對!對!對!那裡,舒服,舒服。」

乳房果然是她的敏感區,十指聯彈,G奶在我雙手下不斷變形。

「妳知道嗎?第一天見到妳,我就喜歡妳了。」

幫妳搬家具時,看到妳跳動的胸部,我都勃起了。」

「每次載妳去火車站坐車,都能感覺妳的奶子,隨著路面的起伏,碰撞我的背後。」

「唔!求求你不要再說了,哦!哦哦!」小竹不停顫抖,猛然的抓住我的頭髮,陰道將陽具緊緊鎖住。

身體幾經抽慉後,終於平靜下來。

我緩緩想抽出陽具,她雙腿夾住,「等一下,等一下嗎!」我靜靜趴在她身上,沒兩下聽到她的呼聲。

我笑笑起身,將她擦拭乾淨,到她房間,拿了她的衣物給她換上。

回她房間後,我特意留了一個小縫如果小竹起來要找我,可以立刻聽到。

蓋上有小竹身體香味的毛毯,我也睡去了。

感覺只睡了一會,有人在搖我的手臂。

「哥哥,哥哥」因為跟小竹跨過那條線,我抓住她的手,將她拉倒到床上,手掌也覆蓋上她的巨乳。

「好孩子,來陪睡了嗎?」我按在她胸部的手,突然一震,卡其服!是涵!我立刻鬆了手,坐起身來。

「抱歉!我剛剛做夢」小涵小臉一紅,小小聲說:沒關係。

看看時鐘,快12點了。

「怎麼了嗎?」「哥哥,我身上都是酒臭,想洗澡但大半夜的,我怕。

可以陪我嗎?」我注意到地上有個臉盆,上面蓋著一條毛巾。

「那有什麼問題!」我起身跟她出了房門,先將走廊的門鎖上,醫護技術學院的美眉都回家了,應該不會有人能開了。

我走到走廊底的浴室,看見小涵正在解卡其服的鈕。

「對不起!」浴室門是內推的,除非叫小涵移開,否則我無法關門。

我轉頭要走,「哥,等等,你轉過頭別看就好,不要離開我的視線。」

想到她平日的膽小,我沒離開。

蓮蓬頭的水聲響起 伴著沐浴乳的香味。

想到剛剛小涵卡其裙下,纖細白皙美腿,跟卡其服下深深乳溝,我忍不住回頭。

小涵背對著我洗澡,即腰的長髮被浴帽收藏。

完美潔白的美背與翹臀,身體晃動時忽隱忽現的胸部,修長美腿,我貪婪的想把她們清楚印在腦海中,不自覺又向前一步。

直到小涵伸手關上水,我才迅速轉身,假裝滑手機,不爭氣的下體,已是硬的發痛。

小涵輕拍我,「哥哥,好了,謝謝你」她身上的香氣,讓我想離開回小竹房,看片打手槍。

「哥哥,明天就是我們的生日了,我不好意思在眾人面前送你,可以先給你嗎?東西在床上包包裡」。

「當然沒問題,要給妳的我也放在床頭。」

小涵拉著我的手,走回我的房間。

她是要迷死誰,白色細肩帶露出深深乳溝,鮮紅色奶罩由內透出,腰間繫上白色薄長袖,底下不知是紅色短褲還是內褲。

小心避開躺在床下蓋著毛毯的小竹,我跟小涵來到床上,她跪坐在床上,分開的大腿讓我看見,是紅內褲!我轉頭到床頭拿起一個小紙盒,聽到她說:好熱哦!我一回頭,靠!她居然將細肩帶跟長袖脫下,丟在地上,我急忙拿起薄毯,要給她蓋上,她嘻笑躲開,說:「哥,這是我新買的泳衣,不是內衣褲啦!好看嗎?她站起在床上轉了一圈,這比基尼吧!上半由4條線綁在後頸,泳褲是兩邊綁帶的。

我看呆了,小涵伸出小手到我面前,「盒子裡是我的禮物吧!」我急忙回神,打開紙盒。

「這是上次我們逛街,妳看到很喜歡的小金鏈,妳要老闆先留下,等妳打工費,哥哥先買給妳。」

小涵眼眶一紅,「哥哥,幫我帶上吧!」她轉過身去,我的手不停顫抖,好不容易幫她帶上。

心想著:「不行了,我要獸化了」剛碰到她後頸柔嫩肌膚,我幾乎要趁機,解開她的比基尼。

「好漂亮喔!謝謝哥,現在輪到我送你禮物了。」

她下床到了背包旁邊,伸手往自己的後頸跟大腿兩側一撥,比基尼應聲而落。

粉紅色如堅果大小的乳頭,下體濃密黑森林 。

我看呆了,甜美的小涵趨身上床,將我的褲子脫下,彈出的陽具在她渾圓的32E上,彈了一下。

「小竹姐能給你的,我也可以,不會爭風吃醋,只要你能愛我。」

我像隻餓急的大老虎,將小涵撲倒在床上,青春的肉體,我張口含著她右邊的乳房,陽具在她下體輕捅。

「喔!哥,在這呢!」小涵纖細手指,托起陽具往她嫩穴送。

感覺到肉壁的溫暖,腰間用力整個插了進去。

「好痛!」小涵臉色蒼白。

我也呆了,剛剛清楚感覺穿過一道膜。

這下乾妹妹,真的變成幹處女妹妹。

「哥,沒關係,不痛了,我想你舒服,像你幹竹姐一樣,幹我」。

「妳都看到了!」我驚訝的看著小涵。

「我沒喝醉啊!整杯被我吐在咖啡廳的洗手台。」

「你背我時是不是故意,捏我的臀部跟那裡!」「對不起!」「哥哥!那樣我很喜歡!」小涵白嫩臉頰頓時紅了。

真是太可愛了,我一淺一深交替的抽動。

「噢!噢!噢!好爽!好爽!」小涵併攏雙腿,好讓我的大腿將她們加緊,藉著大腿跟腰部力量,讓陽根快速移動。

雙手也攀上小涵32E白皙美乳,配合抽動頻率揉捏,口舌也點點落在她的頸臉。

「哥!哥,哥!要來了,要來了。」

小涵雙手掐住我的手臂,陰道一陣緊縮,「哥要給妳了!」幾次淺插後,用力向內頂,陽具在愛液滋潤下,穿過緊縮陰道,突破花心。

「全都射給妳!」突破花心的馬眼,射出大量濃稠精液,小涵也瞬間劇烈顫抖。

在連結狀態下,我抱著小涵轉身,跟她互換位子,讓她趴在我的身上,第一次被開苞就內射的她,在顫抖狀態中,維持了近1分鐘。

停下顫抖的小涵跟我靜靜的抱在一起,我一手摸著她的秀髮,一手揉捏她的翹臀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「8點了,太陽曬屁股了」一個甜美的小嘴親吻我的臉龐,我睜開眼,是甜美的小涵。

她站在床邊,彎下腰胸貼在我的胸膛。

「早安,一手抱著她,一手揉捏她的E奶。

「哦!哦!哦!哥哥好色」咦!不對,陽具上被舔的感覺是?我將小涵推起,目光與趴在床上舔我陽具的小竹,四目相對。

她用力舔了一下,說:「不好吃!」臉紅紅的起身,我跟著起身,將小涵轉拋在床。

「別走,等等換你」小竹看到我如餓狼的眼神,轉身就要逃跑,一個箭步將她壁咚,小竹芭蕾學了好多年,一想到這,我抬起她的右大腿到肩上。

「小弟,你幹嘛呀!」,「當然是幹妳呀!」陽具上頂進入小竹的陰道。

「喔!喔!這樣好奇怪,好奇怪哦!哦!哦!」小竹兩個小拳頭,敲擊我的胸膛,我卻越幹越猛,實在是因為她胸前兩顆足球大的G奶,晃動的樣子太美了。

「小弟,慢的,噢!慢點,好熱,好熱」高速抽動下,我們兩個身上都飆出汗水,而她的陰道更是氾濫成災。

「啊!啊!啊!」「叫哥哥,哥哥就讓妳爽到失神!」小竹立刻改口:「噢!哥哥,哥哥,妹妹不行了,不行了」喊完哥哥的小竹,嬌軀抖動,癱軟下來。

我抽出仍勃起的陽具,小竹無力的捶了我兩下:「大色狼,我要去洗澡了。」

她由我的衣櫃抽了一條大毛巾裹身後,逃了出去。

我轉頭看著床上看傻的小涵,她見我轉身,小聲的說:「溫柔一點,那樣子,我怕!」真是太可愛了,我跳上床將她抱著,說看不到就不怕了。

此時,床頭手機響起,是小甜。

她今天要開家裡的露營車來,但因為是約10點,我決定不理她。

要小涵跪趴在床上,將她的美臀微微翹高,我則跪在她的後方,「要開始了。」

「嗯!」小涵稍稍分開她的大腿,露出粉紅嫩鮑。

巨砲由斜下緩緩向上刺,剛看我們表演的小涵,陰道已是滿滿淫水。

「喔!」我們同時發出舒服的聲音。

爽!又滑又緊的陰道,我慢慢推進到底,戳進花心後再緩緩拉出。

「嗯!嗯!嗯!嗯!哼!哼!哼!」喜歡溫柔對待的小涵,很快進入狀況,她雙手緊抓枕頭,口中輕聲淫叫,臀部微微前後搖動。

「沒關係的!走廊我鎖上了,樓上也都回家了,我喜歡聽你舒服的聲音。」

小涵回頭對我一笑,臀部動作加大,「啊!啊!9呀!舒服,舒服,還要,還要」我配合她的節奏,進去出來,進去出來,雙手也沒閒著,愛撫著她白皙美背。

雖然,期間小甜又打了2通,但我們已無暇接電話,當身後的門被輕輕打開時,我們已經快要一起高潮。

小涵沒發現有人進來,但我發現了,深沈的鼻息,小竹應該看很久了,在即將射出的瞬間,我左手揮出,將身後女生摟到身邊,對著她的嘴親了下去。

啊!苡瑄。

我大喊出這個被我吻了的女孩名子,小涵也回頭驚呼:「小妹!」陰道一陣強烈緊縮,原本就是瀕臨極限的我,精液噴射而出,小涵更是不堪,身體狂顫的高潮。

門再次打開,是小竹,她也驚呆了幾秒。

迅速丟了兩條毛巾給我,跟小涵。

小竹問:瑄,妳怎麼這麼早就來了!苡瑄低著頭說:甜姐一早打給我,說:她爸媽回來了,要去接機。

要邱姐送車來,順便先接我過來,路上她打給我說,良哥哥可能睡死了,都沒接她電話。

我就直接進來了。

我插話說:不對啊!就算有人幫妳開大門,走廊的門妳怎麼開的。

苡瑄低著頭,拿出口袋的一串鑰匙及磁卡,姐給我的。

我看向小涵,一旁的小竹說:是我給小涵兩副,要她們有空多來我房間玩,我去找邱姐。

說完她立即奪門而出。

留下我們尷尬的三人,我對苡瑄說:妳先去門口等一下好嗎?我跟妳姐先穿個衣服。

苡瑄突然將我抱著,良哥哥,我也想試試看好嗎?16歲的苡瑄,平時就愛穿大人裝,165的她今天穿的就是白色短袖襯衫,搭配黑色短裙跟黑色絲襪,除了臉龐較為稚嫩,根本就是一個標準正妹OL。

剛射出的陽具,被她一抱又勃起了。

一直沒出聲的小涵,靠過來把我們抱著,說:姐幫良哥哥答應了。

她伸手輕捏我勃起陽具,又說:這個太厲害,我跟妳竹姐,受不了,麻煩妳了。

20分鐘後,我躺在露營車的浴缸裡,小竹跟小涵說要給苡瑄一個完美第一次,一定要我洗乾淨,5分鐘前我就洗好了,只是一直跨不出去,苡瑄很可愛,可才16啊!正當我糾結時,門被打開了。

「良哥哥,你洗好了嗎?」她拿起架上的毛巾。

我只好跨出浴室,苡瑄像個新婚妻子,仔細幫我擦乾身體。

她還是原來裝扮,我也不好下手。

全擦乾後,她幫我包上毛巾。

說:姐姐們都去駕駛倉了,竹姐說,你喜歡脫女生的衣服,要我不要……」後面已經細到聽不見。

苡瑄也是個漂亮女孩,平常雖然跟著姐姐來玩,但大多時候都是文文靜靜的。

我輕撫她的頭髮,沒有立刻惡虎撲羊。

「良哥哥,我喜歡你很久了,從姐姐認識你後,就一直說你的好,跟你們出去後,我發現我也喜歡你了,可我不像竹姐又高,身材又好,也不像姐姐白皙可愛。

她抖大眼淚流下。

所以這才是她每次都要裝成熟的理由。

想跟姐姐們不同。

我將她輕輕擁在懷裡,苡瑄小聲的說:「剛剛我的初吻太快了,能……」我的唇封上她的嘴,鼻子聞到的是她身上淡淡的沐浴乳香。

由淺淺的碰觸,我一手輕按她的後腦,一手環抱她,慢慢加深力道,慢慢舌頭伸出,往她口腔送。

苡瑄完全沒有反抗,最後甚至輕輕吸允。

兩人就這樣吻了5分鐘,我慢慢帶著苡瑄坐到雙人床上。

兩人嘴分開時,空中還有一條細絲。

在移動過程中,我的浴巾早就掉了,而苡瑄這時才親眼見到它,全盛時期的姿態,苡瑄害羞的閉上眼。

我也不急著吃下她的處女豬,拿起手機將她在床上嬌羞姿態拍下。

聽到快門的聲音,她張眼作勢要搶奪,我轉動腰身,陽具跟她手掌親密接觸。

苡瑄嚇得收手,我則靠了過去雙手深入黑色窄短裙下,抓住黑絲上緣,苡瑄黑絲是透的,可以清楚看見她白嫩美腿,我由上慢慢下捲,嘴也一路由大腿吻到腳板。

「喔!喔!喔!不要那髒,」除了言語的抵抗,苡瑄已癱軟躺在床上。

我沒有除去另一邊黑絲,雙手再次進到短裙裡抓的是苡瑄的絲質白色內褲,中間的部分已然濕透。

「不要,哥哥,我怕!」我將頭放進苡瑄裙底,對著中心來回舔了數下。

「哦!哦!哦!」苡瑄顫抖的迎來一次小高潮。

「現在不怕了吧!」我的手輕柔她的大腿之間,舌頭越過白襯衫鈕扣縫隙,輕舔苡瑄肚臍。

「噢!噢!哥,……」苡瑄呼吸急促,隔著裙子壓著我的玉手鬆開。

我輕易取下她裙下的內褲。

「我想留個紀念,能請妳脫下裙子,讓我拍妳的處女膜嗎?」苡瑄臉蛋燒紅,微微點點頭慢慢拉開側邊的拉鍊,配合我的拍攝,緩緩將短黑裙脫下。

在我渴望的眼神下,苡瑄慢慢將大腿開成M型,右手食指拇指,撐開無毛的嫩穴。

完美的處女膜清晰可見,隨著我的拍攝,她的妙穴,再次流出淫水。

我將手機放在床上,低頭親吻苡瑄。

「謝謝妳,妳的腿穴真的很美。」

苡瑄抬頭深情看著我說:「哥哥喜歡真是太好了」我笑笑說:「我現在要看遍妳的全身」苡瑄將雙手置於身體兩側,又閉上眼睛。

被她緊張的汗水弄得濕透的襯衫,透出藍色的胸罩,加上苡瑄特意挺胸,讓我忍不住又拍了兩張。

放下手機後,我開始解開她的鈕扣,很快苡瑄身上只剩一件前扣藍色奶罩,奶罩下的深溝,雖比不上兩個姐姐,卻也是D級以上實力。

苡瑄突然說:這件我脫。

遮遮掩掩下將奶罩脫下,雙手卻交叉胸前,乳暈跟乳頭都遮上了。

我拿起床上她脫下的奶罩,30D對一個高一妹妹來說,已算不小了。

見我翻看奶罩尺寸,苡瑄低下頭抿嘴說:哥哥,喜歡大奶對嗎?我丟下奶罩,將她抱著,在她飽滿天庭上吻了一口,說:我喜歡的是妳。

將她雙手拉下,對著相對姐姐們略小的乳頭乳暈輕輕舔弄。

「喔!哥,喔!哥,好,好……」,她突然抽身逃到駕駛艙門旁邊。

此時,我發現頭上的攝影機鏡頭往苡瑄方向轉動。

好啊!在看戲。

我裝作不知道,靠近苡瑄,拉著她的小手問,怎麼了?苡瑄說:被你舔後,感覺好奇怪,我想……她又低下頭。

我拉起她絲綢般小手,將陰莖握住,柔嫩小手讓它一下硬了。

「想要它插進去對嗎?」苡瑄害羞的低下頭,耳朵都紅了。

我將她輕輕抱起放到床上,一躺上床苡瑄自動岔開大腿,「小良哥哥,別再逗我了,求你……進來」我由她雙腿間上床,苡瑄立即抓住龜頭輕輕將它放入早已濕透的嫩穴,龜頭探入後,她鬆了手。

我緩緩推進超緊嫩穴,即使有愛液仍是舉步維艱。

苡瑄纖細手指緊緊抓住我的手臂,這才進入一點,處女膜都還沒碰到。

我有點不忍,抬頭卻看見苡瑄堅定且渴望的目光。

我沒有愛撫苡瑄胸部,反而直起上半身,雙手將苡瑄肩膀拉近,看清楚了,我要拿走妳寶貴的處女了。

苡瑄低著頭,直視我們身下結合的位置,我用極慢的速度將陽具推入,苡瑄咬著牙額頭已微微冒汗。

頂到了,我瞬間發力,陽具捅穿苡瑄處女膜。

她忍不住喊聲痛,全身肌肉緊繃。

我停下陽具,苡瑄抬頭對我咧嘴一笑說:「大功告成,親個嘴兒。」

這我的台詞吧!我拿起一邊面紙,幫她擦拭額頭汗水。

她的手指在我胸口繞圈圈,「是不是苡瑄不夠漂亮,哥都幹了進來,怎沒再動呢?」這句話讓我幾乎崩了理智,「小苡瑄不要再誘惑哥」「哥哥,我要你舒服」我埋下頭,吻了她的小嘴後,移到胸部大力吸允,腰間巨砲開始前後運動,緊,熱,滑。

舒服的肉穴,讓我不自覺加速。

「哥,不行了,我要妳,要妳」苡瑄也喘著氣說「哥,哥,苡瑄,給你,都給你,嗯!嗯!嗯……」在苡瑄的呻吟聲中,陽具脹大,子彈上膛。

苡瑄睜大眼,雙腿勾住我的腰。

「給妳了」整根沒入苡瑄妙穴,龜頭突入花心,馬眼睜開,無限精子噴射進去。

啊!苡瑄被衝得大叫,身體癱軟,不住顫抖。

由昨晚一直做愛到剛剛的我,也感覺無比疲憊,仍用最後一絲力量將她抱緊,在苡瑄身上休息了5_6分鐘後,小弟已縮小離開妙穴。

我抱起仍是軟綿綿的苡瑄,說「辛苦了,哥幫妳洗澡。」

她臉紅紅的回了一聲,嗯!這侍兒扶起嬌無力的樣子,讓我又硬了。

進到浴室,苡瑄自己輕趴在浴缸邊緣,說:「哥哥,你還想要,沒關係。

就在我的毒龍再次進到苡瑄妙穴時,浴室門打開,小竹跟小涵全裸著身子,一左一右包夾我跟苡瑄,兩種不同愛液香味,讓我知道在自動車到達目的地前,我可能要被吸乾了。

 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11-15更新.